什幺才是完美?

二○一○年六月,大女儿就读的中学举行了毕业典礼。典礼中有个毕业学生表演很精采的教师模仿秀,让台下的师生们笑声连连,引起莫大共鸣。

大女儿说,这个极有舞台魅力的学姊,也很会跳舞。麦可杰克森刚过世的时候,学校在课后自由活动时间播放了他的着名歌曲〈Beat It〉,让有兴趣的师生一起跳杰克森的舞步,来怀念这位国际巨星。当时这位女生就忘我的舞动,尽情挥洒肢体的律动,那种浑然天成的气势,使大女儿极为欣赏、难忘。

所以她一直讚美说:「学姊真的很厉害!有舞蹈、模仿与舞台表演的天分,太不简单了!」

不过,大女儿也提到,典礼当中就有几个同学冷冷地说:「可是,她功课不好……」后来,另一个学姊上台,就有一些同学说:「是某某某耶!哇,她太完美了!」大女儿疑惑地问:「为什幺完美?」同学回答:「因为她功课好,人漂亮,又会跳舞,所以完美啊!」大女儿不解地说:「另一个学姊的才华,不也是独树一格的『完美』吗?」

我听到这里,就问大女儿:「你们是国中二年级,并没有和那两名学姊同班,怎幺会知道谁的功课比较好呢?」女儿说:「大家应该都知道啊!因为升旗典礼时会颁奖,各班前三名大概都是同一批人,有时也会有优良学生奖,所以大概都知道谁的成绩怎幺样。」大女儿接着说。

大女儿曾经有十年多是生活在其他国家的不同文化与教育体制里,她对于「美、好」的定义,本来就会比较「多元」一点;历经不同环境与地域的成长经验,让她拥有不同的视野。

同学们眼中的「完美」学生,女儿不见得完全认同;而一般人认为「不完美」的学生,却可能是她眼中极有艺术天分的孩子。因为那个学姊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舞台,开启了自己的兴趣、潜能,并且努力学习,所以大女儿认为她的前途,必定是和那几位「好学生」一样的光明无限。

我们社会中许许多多孩子与父母的价值观,总是被升学、考试、成绩、排名给框架化、狭窄化了,女儿念的中学虽然号称是「很开明」的了,但众多学生还是不免被师长教导成只以功课好坏,作为衡量同侪的唯一标準。那幺,其他那些以升学为导向的学校,这种分数至上的观念,岂不是更严重?

五月间,我正好与几位办理「优质化高中」专案的教授、博士班学生和助理会面。年轻一辈的博士生和教授助理都说,他们就读中学时期,班上总是会以学习情况与成绩高低进行「自动分类」,最后造成同学之间形同陌路,不相往来;所以,成绩是选才过程中「分化」情谊的最佳利器。

我笑着说:「说不定十五、廿年后,当时被归类为成绩差的某人,一旦成为『台湾之光』,以前的同学们反而会冒出来大声说:『他(她)是我的国中同学耶!』」

讲到这里,大家都笑开了,因为不少「台湾之光」总会出人意表的落在才华洋溢,但早期在学校却因为成绩不佳而不被看好的孩子身上!这也是对于我们校园生活与教育现场早就如此「现实」与「社会化」的另一种嘲讽……

每一个孩子都很特别

先前读过一则新闻报导,提到国内一位就读明星高中的女学生,一连被七所美国着名大学录取。当时我打从心底讚许这个成绩优异、才华出众的学生,但也清楚明白,她汇聚各种优势条件的好成绩,绝对是她「个人」的成就,不见得能套用在其他孩子身上。毕竟,每个孩子「成功」的方式未必相同,不需要强求,更不能複製。

旅居北欧多年的生活经验,让我觉得收穫和启示非常丰硕,其中最珍贵一项体认就是:无论五光十色的烟花与灯光如何灿烂、炫目,我仍是我自己;在芸芸众生之中,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,每个孩子的未来与潜能也都不一样。

二○○年四月下旬,我收到小女儿班导师以电子信箱寄来的一份作业,是绘本《你很特别》的简报档。小女儿说:「老师已经在学校和大家分享、讨论过了。」我很开心老师选了这本书。

《你很特别》,是一九九七年由美国作家路可铎(Max Lucado)撰写,插画家马提尼斯(Sergio Martinez)绘图的儿童绘本。故事叙说着:有一群由木匠卡莱雕刻而成的小木头人,他们每天只做一件事,就是给别人贴贴纸。只要遇到木质光滑、漆色好看、长得漂亮、有才能的木头人,就贴上亮丽的星星;遇上木质粗糙、油漆斑驳、什幺都不会做,或看起来褪了色的木头人,就贴上难看的灰点。

有一个名叫胖哥的小木头人,因为被贴了太多灰点,便不想再出门;直到他遇见身上什幺贴纸都没有的露西亚才改变。最后,胖哥来到木匠卡莱位在山丘上的工作室,才逐渐认识了自己的独特之处。

一般人看到胖哥身上有很多灰点贴纸,就会胡乱地再给他多加一个。也有一些人因为露西亚身上连一个星星都没有,就瞧不起她。

但是塑造他们的卡莱,却告诉胖哥:「我不在乎别人怎幺看你,因为他们的想法并不重要;重要的是我怎幺看你,而我觉得你很特别。」

我非常喜爱阅读、聆听的生命故事,就是小人物在跌倒、挫败后,勇敢爬起来并发现自我的历程。希尔弗斯坦(Shel Silverstein)所着的《爱心树》(The Giving Tree)、《失落的一角》(The Missing Piece)等绘本,就和《你很特别》一样,对于人的成长经历,刻划出一段又一段发人深省且寓意深远的经典故事。

《你很特别》让我读了又读、爱不释手,字字句句都深深烙印在我的心坎,令我动容。我在一场国中的亲职演讲中,也和与会的家长、老师们分享这本书。我诚心希望大家都能像木匠卡莱一样,看到每个孩子独一无二的特质,鼓励孩子不要为了别人的喜好而为;也不要在学校、家庭或社会中,有意无意地给别人猛贴各种贴纸。

贴纸一旦贴多了,最后真会让人看不清真相,自己也容易被别人的意见和先入为主的观念所蒙蔽,遗忘了每个孩子与自身所拥有的珍贵特质,渐渐淡忘了原来你我的孩子就像木匠卡莱所说的:「每一个都很特别呀!」

摘自《一起看见不同的世界》

什幺才是完美?

数位编辑整理:陈孟君,陈子扬
Photo:pixabay,CC0 Licen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