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时候我是个很「作」的人。

我所谓的作不是假,也不算难相处,确切点说我的作只反映在谈恋爱上;好吧,对前男友们来说,大概就是难相处。

少女时期我很需要注意力,标準玻璃心,就是对方门关大声一点都觉得他不爱我了的那种人。仪式感是标配,爱撒娇讨摸,吵架了就算是自己错也先哭,最后还一定要男生先低头。

写到这我想一个个打电话向前任道歉,以前我真是不可爱。

当然我自认也有好的地方,不过这不是重点,小时候我的恋爱经验几乎都是轰轰烈烈的,情浓时高调示爱,翻脸后人尽皆知。我试过万圣节的时候穿成猫女,当时的男朋友扮蝙蝠侠,两个人手腕用一条鍊子扣住,上洗手间的时候才解开。

现在想起来都头皮发麻。

我也交过几个恐怖情人,大家当时都年轻,对方脾气控制不太好,我一边开车他一边在电话骂我,挂掉就继续打,我哭得方向盘都握不稳,同车的男友妹妹最后看不下去,把电话抢过来说,你再这样我们全车的人都要牺牲了。我也遇过戏特别多的对象,我和一群朋友去旅行,因为里面有个男生他不喜欢,于是发了跨在阳台边上的照片,以死相逼让我回来。

现在想起来都浑身发冷。

我无意批评当时的自己或是对方,年纪加上心境,行为乖张也算可以理解。有些人回忆过去的恋情会后悔,大骂自己蠢和瞎,我也会,但我从来不后悔,就算最后证明有的实在渣,我都承认爱过。不但如此,甚至在当时哭得最惨之际,我内心都隐隐觉得,就是因为太爱了,所以没他不行,所以我才会这幺痛。

我有个朋友就正处于这个阶段,她和男友分分合合不下数十回,每次都轰轰烈烈,把对方封锁删除,现在的人社交平台那幺多,我曾笑说妳也不用忙了,等妳挨个处理完,你们也和好了。

她一边擦眼泪一边哭着回答才不会,这次是真的,过几天又笑嘻嘻地发和男友的约会照片。

我朋友是自由业,她男友工作很忙,于是两个人常常因为这点起矛盾。她自认已经很忍耐很配合不拿琐事烦对方了,男友的感觉却天差地远,觉得哪件衣服好看这种事就不能等我下班再讨论吗?

我不只一次提醒朋友别太作,点到为止就好,但她听不进去,她需要频繁证明,才能得到被爱的安全感。

前几个月他们大吵一架,男友说他再也受不了了,这段感情影响他的心情和工作,女生也觉得自己好好的一个人,既漂亮又有才华,只是想一个礼拜和喜欢的人吃几顿晚饭,帐她来付都可以,却连这幺微小的愿望都是奢求,恋爱体验太差劲。

两个人终于分手,彻底不联繫,我的耳朵着实清静了好一阵子,除了听其他人哀嚎,因为赌他们复合的朋友都大输,赔得比世界盃还多。

女生后来有个新对象,和前任完全不一样,不但细心体贴,时间还特别多,她的喜欢与不喜欢他都记得清清楚楚。我印象最深的是她说喜欢灌篮高手,有一阵子头像都是晴子的照片,可惜学生时代读女校,一次恋爱都没谈过。

过了几天对方问她有没有时间去日本,她很纳闷,心想樱花季过了,为什幺突然要去那里?

「妳不是提过喜欢灌篮高手吗?我找了个专业摄影师,风格很清新,」他微笑回答:「我们去湘南海边的铁道拍照,我虽然不是提着书包的樱木,但妳可以站在平交道的另一边,这次和晴子一样,有个喜欢妳的男生站在对面。」

朋友转述给我听的时候,我发出哗~的一声,别说少女了,就算是男的都会芳心蕩漾好不好。

「结果呢?你们什幺时候去?」我拉着她的袖子,比她还兴奋。

她非常冷静:「我不但没答应,还反问他是不是有制服癖。」

「......为什幺啊?」我很失望:「有人对妳这幺好,妳不高兴吗?」

出乎我意料之外的,她良久不回答,抬起头看我的时候,我才发现她的眼睛红了。

「我反而很悲哀,心想如果今天说这句话的人是他,别说去湘南的铁道,两个人一起去学空手道我都觉得浪漫。」

我不再说话,大家都说,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做是不一样的,其实不是这样,正因为人不同,所以做的事连一点点雷同都不需要。

有人为你披星戴月不远千里,都比不上你将他贴身珍藏无论四季。

他们又来往了一段时间,模式差不多,都是男生倾其所有,女生选择性接受。直到有天我再也受不了了,我说妳考虑一下分手成吗?我看人家这幺付出也挺可怜的。

朋友苦笑:「以前和男朋友老是吵,现在我既成熟又懂事,妳怎幺又看不过去?」

我没想过自己会这样说,但我还真的开口:「妳还是去和前任复合吧!算我拜託妳了。」

她很惊讶:「妳不是被我烦得要死,说我作天作地吗?」\

「是啊!但起码那个时候的妳是活着的。」

她不说话,回去静了几天,再连繫我的时候,已经拟好了追回前任大作战。和我讨论的时候她双眼发亮,我看着那份图文并茂的ppt,不得不感叹爱情的力量真伟大。

我以前写过「笑容多过眼泪就是对的人」,现在也依然这样想,可在我面前的这个朋友明明相反,对她无微不至的她不要,一心等待总是吵翻天的人对她勾勾手指,好有机会立刻奔回去。

看着现在生气勃勃的她,我不再嗤之以鼻,我想到自己也曾经这样义无反顾,明知道彼此不适合,却偏偏还是要爱下去。或许对的人没有绝对定义,端看你当时所需;有的人嚮往燃烧,觉得笑与哭都要极致,有的人要把谢谢惠顾刮乾净,不到黄河心不死。

至于我,已经没有那样的力气了,对我来说,什幺才是对的人呢?

我觉得是能一起过日子的人,有共同兴趣,不容易吵架,就算有争执也可以迅速和好。相处舒适安全,彼此是人生的盟友,你会放心把后背交给对方。

我祝福还在热烈中挣扎的人,他们一定有他们的乐趣。

可为感情折腾是褪皮去骨的事,我没有那样的奢侈,也不想那样爱他。